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羞辱下限
羞辱下限

羞辱下限

穿着粉红色的性感睡衣,美丽的人妻正娇喘连连,扭动着娇躯。


  水汪汪的双眼呆滞无神,漆黑的双瞳失去任何焦点,高雅充满气质的脸孔,缺乏生气,活像是个漂亮的洋娃娃。但是,与僵硬的脸部表情不同,女体经过滋润后,更加丰腴,散发出无比美艳的气息。


  身上的网状薄纱非常轻薄,几乎是透明的。在一片粉红色之下,并没有穿戴胸罩,丰满的乳房骄傲地挺起,顶端的樱桃也坚硬不已。


  下半身穿着暴露的丁字裤,由简单两条细绳组成,别说是成熟湿润的蜜穴,连那一丛黑色芳草都遮不住,有意所为的掩饰,更加诱惑人。


  屁股规则地扭动,乳房不停摇晃,原本充满艺术感的舞蹈,因为人妻妖媚的肉体,只觉得说不出的淫秽。两根青绿色的小黄瓜像是装饰品,狠很插入美人妻的前后,随着她摇摆的姿态,左右晃动。


  一个全身赤裸的丑陋男人大摇大摆地坐在沙发上,喝着啤酒,目不转睛地观赏眼前淫靡的舞蹈。


  「屁股用力扭!」中村兴奋地叫道,「尹莎,再淫荡一点。」尹莎沉默不语,咬紧嘴唇,努力晃动自己雪白的屁股。


  「不懂回答吗?已经教过你好多次了,身为情妇,就要有情妇的样子!」「……是的,尹莎知道了。」「很好,这样才像情妇。」


  下半身不断摆动,在尹莎夸张地的动作之下,沾满淫汁的小黄瓜,慢慢溜了出来,眼看就要滑落出来了。


  「夹紧!」中村淫笑道,「如果小黄瓜掉出来,你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!」尹莎一听到,立刻奋力夹住体内的淫具。


  上次,男人用淫具长时间蹂躏她,直到她忍不住在男人面前失禁的惨状,还历历在目。几乎要撕碎人妻的哀羞,早已深深烙印在心里。


  虽然是在强迫的情况下,被男人奸淫,不能否认,尹莎敏感的肉体因为中村巧妙的性技下,如春天盛开的百合,正不能自制地发情。尽管内心极度反感,哀羞的人妻不懂也不能反抗男人的凌辱,也是不争的事实,恐惧与逃避把尹莎一步一步向官能地狱里推。


  现在,肉欲的火焰正燃烧着尹莎的最怕羞的肛门。胡萝卜无情地刺入肛门,不停进出。


  「饶了我,求求你。」


  明知道恶魔般的男人绝对不会因此饶恕她,尹莎仍然忍不住求饶。单纯的美纱想都想不到,她恼人的羞态,婴儿般纯洁的哭声,只会刺激男人的欲望。


  「可是,尹莎明明很舒服,被胡萝卜弄得那么湿……」中村捞起蜜穴分泌的大量淫汁,轻轻地涂在尹莎脸上。令人难堪的黏稠与淫香,让尹莎羞红了脸。


  「胡萝卜比小黄瓜更好吧?虽然没有那些颗粒,可是更粗。」中村把三角状的胡萝卜向里推,淫笑道:「尹莎的肛门已经彻底张开了,最后,就是我的大肉棒了……」「噗、噗」肛门不停发出奇妙的声音,整个胡萝卜几乎到要被妖媚的肛门吞下了。习惯了菊蕾上火热的刺激,习惯了收缩肛门来容纳插入的异物,还是不能习惯排泄器官被玩弄带来的羞耻,尹莎摇着头轻声啜泣着。


  中村抚摸着因为汗水而闪闪发光的屁股,用自豪的肉棒拍打着雪白的肉丘。


  「嘿嘿嘿,我现在就要尹莎屁股的处女了。」


  分开企图合拢的双腿,挺起肉棍,朝尹莎已经绽放的菊洞用力插进去。


  可怖的凶器,完全不能和之前调教用的器具相比,龟头才刚刚插进去,尹莎已经忍不住大叫了,肛门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,粗大的刑具,每前进一公分,就会造成极大的痛苦。鲜血慢慢流出来,狭窄的肛门肉壁更能体会男人肉棒的粗大。尹莎像个处女一般挣扎着,泪珠像是珍珠串串滴落。


  「好痛,痛死了,太粗了……」


  「嘿嘿嘿,习惯以后,尹莎会主动要求我肛交的!」随着中村熟练的抽插,未知的秘境逐渐被开发。与尹莎的哀羞相反,早已习惯刺激的肛门逐渐发热,疼痛与羞耻以等比级数转换成官能的愉悦,尹莎像是倘佯在快感中孤舟,完全迷失了方向,只能任高潮摆动。


  「好舒服,美死了。」


  尹莎扬起头,舞动着秀发,双腿紧紧夹住中村的肥腰,纤细的身躯像是折断一般,在中村的肥躯下扭动。


  这时,电话突然响起,尹莎本来不想理会,但是,中村却笑着拿起话筒。


  尹莎含着眼泪,忍住不喊出声,尽量平静地说道:「苍……井家……您…… 好。」「妈妈,青木老师要你去学校面谈。」「你……又闯了……什么祸……吗?」


  听筒另一端,只有一片沉默。


  沾着鲜血的肉棒依旧不停进出肛门,剧烈地撞击着尹莎的灵魂,从黏膜间,融化般的错觉在脑中浮现。


  「妈妈,你的声音听起来很奇怪,发生什么事了吗?」「没……事,你别打岔,到……底发生……」「明天是周末,我住朋友家,不回来了。」雅也打断尹莎的话,匆匆说道。


  还来不及追问,听筒只剩下无情的「哔~~哔~~哔」声响。


  中村在尹莎接电话时,更加用力蹂躏她的肛门,肉棒塞满了直肠,还在不停深入,在尹莎体内肆虐。


  当尹莎勉强挂断电话时,闭上双眼,几乎要昏过了。


  「尹莎有没有跟儿子说,已经当了男人的情妇,正在被男人干屁眼啊?」中村笑着抱起失神的高雅人妻,「啾、啾」吸吮着挺起的乳头,全身贴着粉红色的肌肤不停摩蹭着。手上的胡萝卜再度刺进尹莎的肉壶里。


  隔着腔内的一层肉壁,两边用力戳着,凶猛的程度好像要在尹莎体内开口。


  尹莎翻着白眼,嘴角流泄着口水,无意识地哀鸣。


  脑中对爱子的担忧与肉体的淫欲,互相冲击,在自己的家中,尹莎再度在凶兽的奸淫下高潮。


  而中村似乎意犹未尽,仍然不停扭着肥胖的身体,碰撞着女体……


【完】